Akiya

 

這個人很懶,沒人催更不寫文(´艸`)

自我放飛☆

【維勇】分手(維克托生賀)


大獎賽後兩人交往設定三年後。

可能有OOC

祝維克托生日快樂🎂🎂🎂


正文:



維克托做夢也沒有想過會有這麼一天的到來。

面前的人兒低著頭,鼻尖因為寒風而有些通紅。他抿了抿唇,似乎是要跟他說什麼重要的事。

安祥的平安夜,地點在三年前勇利為他戴上戒指的那個教堂前,合唱團依舊唱著聖歌,氣氛如此的美好。

維克托期待的想,啊啦、勇利這是要跟我求婚嗎?兩眼不禁發亮。

自從一開始的大獎賽到現在兩人已經交往了三年,說好了得到金牌就結婚,維克托也再打破了世人的目光,回歸選手身分後又得到了兩面金牌,而勇利也終於在今年打斷了維克托的金牌紀錄。此時此刻正是兌現承諾的好時機。

維克托微笑的看著勇利。

接著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抬起頭對維克托說:「維克托、我們分手吧⋯⋯」


⋯⋯⋯⋯⋯⋯欸?


等等,這跟他想像的好像不一樣啊?!!?怎麼突然要分手啊!???!?!!!

「這段日子真的很謝謝你的照顧,讓我更清楚我想要的是什麼了,維克托。」勇利摸了摸鼻子。

維克托一臉懵逼,瞪大雙眼看著勇利,完全說不出話來,眼睛好像進了沙。

好說歹說我們也是經歷各種跌跌撞撞在一起三年了啊?怎麼突然說要分手?不對啊不是處的好好的嗎?難道勇利有了別人?你給我說清楚啊!

「你看你也又拿了兩面金牌,我在今年終於奪金,還是在你也參賽下拿到的,真的很開心⋯⋯我終於能夠站在你的旁邊了,這個戒指應該已經不用了吧⋯⋯」

勇利拉起維克托微微顫抖的右手,將他手上閃亮的金色戒指拔下來,維克托默默的看著他做著這一切,他還注意到勇利手上的戒指早已拔了下來。

等下,勝生勇利你這是早有準備了嗎,連最後的一點回憶也不留給我?

——維克托心裡有點氣,甚至有點想哭。

勇利的雙眼對上了維克托湖藍色的眼眸,他那雙漂亮的眼睛如今像是隨時都要滴下淚水。


「勝⋯⋯「最後,」勇利打斷了維克托的話,拉著他的右手,單膝下跪,棕色的眼睛是那麼明亮,「維克托·尼基福羅夫,請問你願意和我結婚嗎?」


啊?

啊⋯⋯啊,這個人⋯⋯實在太犯規了。

你總是能給我許多驚喜呢,勇利。

還有啊,剛剛真的嚇到我了呢,還以為我又要被甩了。

維克托的眼淚一滴滴的落下,但他的嘴角大大的上揚。

「等等,」他拉了拉跪著的勇利,「你有帶戒指吧?」

被人扶起來的勇利疑惑的拿出紫色的絨毛小盒遞給他。

維克托擦掉臉上的淚,學著勇利剛剛的樣子單膝跪下,在勇利驚訝的表情下親了下他的右手無名指,「be my mate,勝生勇利,Я люблю тебя (我愛你)」

——卑鄙的小豬豬,我怎麼可能不親自單膝下跪求婚呢,不這麼做我可不是男人了。做好準備吧,人是你撩的,可別跑啊,維克托·尼基福羅夫的下半輩子都哉在你那兒了。

「你願意嗎,勇利?」他打開盒子,裡面躺著一對婚戒,維克托拿出比較小的那一個,「戴上它過一輩子?」

勇利紅了眼眶,他原本沒想讓維克托對他求婚的,這可是從當初的約定就一直夢寐以求的事情。

「我願意!」勇利回答,積在眼裏的淚水瞬間奪眶而出,讓維克托替他戴上了戒指。

維克托滿意的看著眼前已經哭成淚人兒的勇利,讓他也為自己戴上了戒指。

——這次,他們不再已安定心神作為藉口,而是真真切切的戴上了婚戒。

「啊,維克托,生日快樂⋯⋯」勇利緊緊的抱著維克托,臉埋在他肩上說道,他的臉紅的跟番茄似的,「禮物是你之前說的⋯⋯」

「哇哦,今年是有史以來最棒的生日了!!!」維克托興奮的親了親勇利,連嘴都笑成了心型,他一個用力打橫抱將勇利以公主抱的姿勢轉了一圈。

「回去拆禮物啦!!!」說著,兩人十指緊扣,勇利被維克托拉著跑回了飯店。


End Or To be continued......?

謝謝觀看,如果喜歡的話請點個小紅心(土下座
歡迎勾搭(#

评论(10)
热度(155)

© Akiya | Powered by LOFTER